几天后,我为自己设立的限期到了,清醒的神智


一张失败票的所有者——也就是最后剩下的一个参赛者——将是赢家。这
确实是有点意思。
    当我衫h6到第五十张票的时候,一个女人向我走来,恰恰就是在停车
场和我打招呼的那位金发丽人。
    她把她的失败票递给我,并说道:  “真巧,非常感谢。”
    我也笑道:  “谢谢。”然后我转向人群说道:  “这位女士刚刚为她的
失败向我道谢,这难道不是我们每个人对待生活应该采取的态度吗?”
    她似乎有点仍促不安.但没有任何失态。她离开汽车店,而我也结束
了抽奖活动。我没有挽留她,错失了上帝赠与我的第一个机会。我说过,
自己身边的面包屑才是最应该引起注意的。
    几天后,我为自己设立的限期到了,清醒的神智与肉体分道扬镐的时
刻再次来临了。上帝没有给我设置障碍.所以我也理所当然的不必对自己
或上帝负责。我已经清醒两年了,可是我并不幸福。我再也忍受不了了,
一个男人到底需要遭受多少痛苦?于是.我径直走进一家熟悉的饭店,里
面有个不错的酒吧间。
    我来到酒吧间,毫不迟疑地告诉服务生:  “给我来一杯杰克丹尼加可
卡因。”杰克丹尼加可卡因:老朋友终于又聚首了。
    “看来你要大干一场了。”服务生挤眉弄眼地说。
    不错,我确实要大干一场。
    服务生将酒品倒入我面前的杯子里。
我感到垂涎三尺了。于是伸出手,端起酒杯,举到嘴唇边。我环顾了
下酒吧,却无意间再次看到了那个金发女郎——这已经是我们一周之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