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也根枯燥。蒙田对于服侍他的仆人,会用他


田说一件事情,他必须分成几部分叙述,假如让他对一段有好几
个问题的话作答,他会很吃力。在他要演讲长篇大论的时候,他
会先把每一部分的关键词记下来,如果不这样做的话,他就心里
没底,在演讲的时候也会缺乏自信心,因为他总在担心自己不好
的记忆力会令他出丑。对于他来说,这样做也并不轻松.要背三
行诗,他需要三个钟头。如果演讲的是他自己的内容,他就可以
改动段落的位置,替换一些词汇,增加一些内容,这样一来更难
记住作品的内容。“我越不相信自己的记忆力,就越是记不清楚,
不去想它的时候,记忆力反而会变好。不能催促它,越是催促就
越会使记得的内容颠三倒四,它会在它喜欢的时候为我效劳,而
非在我需要它的时候为我效劳。”
    每当蒙田想要去书房查阅资料或者写东西的时候,他伯忘记
自己穿过院子去那里的原因,就只好把去那里的目的先告诉他的
一位仆人,让仆人提醒他。假如他在讲话的时候偏离了原有的思
路,就会忘记原来要讲的内容。所以他讲话注往会围绕一个主
题,内容也根枯燥。蒙田对于服侍他的仆人,会用他们从事的职
务或出生地点的名称来称呼他们.因为要让他把仆人们的名字都
记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这些名字通常有三个音节,叫起来根
难听,不管它是以哪个字母开始或结束的,都一样难听。他有时
在想,万一他丧失了记忆力,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。蒙田还不止
一次地忘记自己在三小时以前发出或接到的口令,还曾忘记自己
把钱包藏在什么地方。总体上来讲,他知道所有科学的名称和研
究的对象,但其他的东西就不知道丁。他对翻看过的书籍,不会
做仔细的研究,假如有一些知识留在脑海中的话,他也不记得这
是别人的东西。他从书中得到的唯一的东西就是推理和想象的能
力,作者、地名、词汇和其他的情况,他很快就会忘记。“我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