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嗓子眼上。舞曲停下来,他一点知觉都没有


有刘团圆;
    刘圆阅那一犬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,显得非常开心。她那
大和王祈降说丁许多话,比如问家几趟,毕业后台什么打算。她还
出主意L1:王祈降继续考研究生,将来汀以进农科所。后来,舞会开
始丁,刘圆凶一曲一曲地跳,然后又回到老乡们这里来。她原来是
会跳舞的,计且跳得非常好,在舞场上她几乎是神采飞扬:
    中间休息的时候*刘圆圆仍然是跟于析降找话说,让王祈隆为
她拿着脱下来的外套。被人重视的土祈隆,乙足那样的快乐着,他
为刘圆圆也为自己骄傲。他觉得人们在打量刘圆圆的时候也在打
量着他,读丁二年大学他都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。
    计王祈隆为之骄傲的刘圆圆像是喝醉了一样,兴奋得忘乎所
以。中间她竟然要拉了王祈隆一起跳。王祈隆说,这个我可不会:
其实心里是痒痒的。
    没关系我带你,一下就会了。
    王祈隆木偶一样机械地被刘圆圆拽着走,他大汗淋漓,心都提
到了嗓子眼上。舞曲停下来,他一点知觉都没有了。他第一次这
么近距离的和一个女孩拥在一起,抱着人家的腰,捏着人家的手。
松开了,除了激动,竟然什么感觉都没有留下。
    刘圆圆终于跳累了,她在距土祈隆不远的地方坐下来,好像把
王祈隆忘了一样.并不要回王祈隆为她抱着的衣服。后来有一个
女孩子走到她旁边,好像是她的同学。音乐响起的时候她们就开
始聊天。
    她朝王祈隆看了一眼,问刘圆圆,是你男朋友吗?
    男朋友?刘圆圆夸张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她,你没发烧吧?
    我说呢J
    两个人吃吃地笑起来。她们说笑的时候并不看王祈隆,她们
尽量把声音压得很低。王祈隆觉得身丈的汗晾干了.凉意却是自
上而下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