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身份意识给他带来了九穷尤尽的烦恼和肋苦


成了一个异类。蝴蝶的飞轻被自在,唯美而柔弱,是一种“人牛如戏,
戏A11人生”,亦真亦幻的舞蹈;靖艇的K舒缓从容,冷静巾专业,显示
着傲慢的时淌与奢华。与它们相较,蚂蚁的飞翔笨拙丽粗糙,如同邯郸
学步,东施效镶,纯粹是为飞而飞。更为严重的是,生为一只蚂蚁,大
自然中最卑微最低贱的生命,注定要在大地上,h、”忙碌碌地奔走,却竞敢
藐视命运的安排,萌小非分的想法,并将这种想法付诸行动,而正真的
K起来了。事实上,没有谁知道‘只蚂蚁的心有多大,也没有谁知道蚂
蚁的一牛能走多远。”1我们作为不语批事的孩子流连十故乡的原呀中的
时候,我们跟蚂蚁并没有什么不同,或计就是蚂蚁巾的另一个族群。高
由的心性使我们不自觉地产生了飞的愿望,恰好某一阵风将我们轻轻托
起,飘飘荡荡,体验到飞翔的愉快,仆团此而真的长11厂想飞的翅膀;
盲目的冲动使‘些蚂蚁开始6翔。当他们龟起来的DJ候,印发现自己已
经成年,并尴尬地意识到自己作为一只蚂蚁的身份:一只微不足道却向
往飞翔的蚂蚁;
    这种身份意识给他带来了九穷尤尽的烦恼和肋苦。他大法接受这个
世界给予他所来电的那个蚂蚁群落的同情与歧视,更无法忍受这个世界
刘他们的巧取豪夺。当勤分被视为笨批,善良被当作软弱的时候,所有
对蚂蚁的赞誉在他看来都是瞒和骗的工义。他因为清醒而痛苦。尽管内
心小有龟翔的翅膀,似是生为申贱者,  “蚂蚁”这·身份已经将他排除
在飞翔者之外,这个址界的聚光灯永远不会照到他的身上c这注定了他
一生邯如同仆火的飞娥,步行于白在的黑暗巾,寻找生命的光亮。更计
他感到痛从的是,  “卫长山翅膀,他曾经生活的那个族群就刁;再相信他
仍是一只蚂蚁。刚起飞,他就失去了身份,也就失去了故乡。白内的飞
翔使他失掉了巴翔的白出,生命的激情注定只能挥洒在寻找的路上!
    许多年以后,当我作为一个成年人面对这个址界的时候,我发现
在白已看似平淡的经历背后隐藏着重重危机c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飞翔
者,没卉谁知道我内心的挣扎勺感受c我常常在傍晚看见那些学4轮滑
的少年,跳跃搐控之后,终十开始在温暖明亮的串气中滑行。这时我总
是会想起记亿小的K蚂蚁。我不知道它是怎样的‘种生命,词典里没有
“飞蚂蚁”这个词条。后来在网上仑到了,却语焉不详,只说它们的飞
翔是一种寻找配倘的“婚飞”,并将之归为害虫,介绍厂种种灭杀的方